href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小桃红
上一章 了黄泉 主目录

第118章 红尘里(终)

作者:玉胡芦 更新时间:2015-02-25 19:28:36

开学季,好礼来袭!限量

柳姨娘推着四少爷沈砚琪挤进人堆,让他在厅门中央站定。href小说网小说网(m.upu.cc)全文字首发

周围一圈都是老少女人,就自己一个‘爷们’赫然立在最前面,太难看了,沈砚琪不肯站。

柳姨娘又气又急,没办法,只得照沈砚琪的屁股掌一巴掌:“你站是不站?不站,大伙记不起来你那份,我与你妹妹就等着喝西北风吧。”

“啪!”

声音不大不小,却偏叫厅里头的人物听见。

老族长皱起花白的眉头,晓得这是大老爷遗下的庶子,便叫人把他轰走:“正经主子们说话,闲杂人等莫要乱掺和。”

十四岁的少年,正是心气儿最高的时候,哪里经得起这样贬低?沈砚琪拨开柳姨娘的肩膀:“没份就没份。我便是去参军,也要把你和妹妹养得好好的!”

那侧影瘦长一条,清秀面庞上尽是羞愤。打小就知自己身份低微,也没想着要分二哥的财产。

沈砚青却把他叫住:“四弟进来,总归是沈家一员子嗣,一起旁听也好。”

“诶、诶,谢二爷、谢二爷!”柳姨娘感激得差点儿都要跪下,连忙哈着腰,唯唯诺诺地把儿子领进厅门。

“嗤~有儿有女就是好啊。不像咱们膝下无子,就眼巴巴看着的份。”

“可不是?别看她现在老实,当年不知把男人霸占得有多骚!”

“嘘,快别说话。听天由命吧。”一众姨娘便骚动起来,那眼神有嫉妒的有艳羡的有恶毒的,却终究遮不住一抹共同的萋惶。

掌柜们把数目盘好,拿去给老族长过目。老族长看完了,又给其余几个长老逐一阅过。

捋着白胡子,互相点头表示认可。

老族长便清了清嗓子,不急不缓道:“沈氏家族根系庞大,唯你们这一支乃方圆百里第一富庶人家。按说应该上下和睦一心,继承祖上百年荣华。然,一定要分,那就只得分。今天当着大家伙的面,掌柜的把帐算得清清楚楚,若有疑议,尽可当下直说。莫要等分好之后再闹,传出去了丢沈家的脸面。”一边说,一边若有所指地扫了李氏一眼。大抵是怪她不守妇训,婆母尸骨未寒便闹着分家。

李氏便有些尴尬,绞着帕子闷声道:“是。这么多双眼睛看着,长辈们也不能偏向谁,我一个妇人家家哪里敢有什么疑议。”

“如此就有劳众位长辈。”沈砚青谦然拱手致礼,那凤眸含笑掠过李氏身上,却分明捺下一分冷意。

他今日着一袭鸦青色暗纹长裳,那青色最是衬他的容颜,灰蒙光影下,他的侧脸就好似刀削玉雕,线条冷而精致,让人轻易不敢忤逆。

鸾枝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沈砚青了,安抚着怀中的元宝,心却安定下来。晓得自个男人对外人从来不手软。

老族长便示意掌柜的说话。

掌柜的深吸一口气,肃然道:“今次把账面盘点,除却大房三爷沈砚邵欠下公中四万三千九百两旧账,其余各房数目皆清清白白。因二老爷在朝为官,生意上之事不便插手,遂乡下庄地分之三成,马场分红二成,钱庄三成;三老爷分地三成,马场二成,钱庄三成;二爷沈砚青地二成,马场四成,钱庄二成,仁德药铺归之,因京城产业属其个人财产,遂亦由其单独支配;三爷沈砚邵地二成,马场二成,钱庄一成,布庄归之;四少爷钱庄一成,另置沈家偏宅一座,铺面一枚。沈家老宅子分做四等,除却四少爷其余各家各一份。祠堂公用。众目公证,莫有疑议——”

憋足劲儿不带停顿,尾音打了个转,拉得老长,叫谁人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一时间厅堂内外静得悄无声响,每个人都在心中各自计较思量。

“天老爷啊!不公啊——这是串通一气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哪——”忽然一声嘶哑嚎啕打破寂静,李氏手中帕子一松,整个儿从八仙椅上滑坐到青砖地面。

她看着鸾枝俏美的脸庞,又看看一双粉团团的孩子,末了龇着牙对沈砚青叱道:“我知道你恨我,这些年,你没有一天不在怀疑是我害了你的腿!先前为你张罗的两门媳妇,就是被你的冷漠生生逼得上了吊……好了,你处心积虑多年,今天终于成功了!你将我这把老骨头逼到绝路没关系,可砚邵他是你的亲弟弟!老太太尸骨未寒,你做哥哥的怎么能下得了这样狠手?”

哼,既是知道老太太尸骨未寒,你又何必着急分这个家?…你不仁,我又何必多义。

沈砚青凤眸微挑,勾着嘴角冷笑:“是是非非,大夫人不是应该很清楚嚒?你既逼着贞慧二人在我药中下毒,又何怪我对她们冷漠不理?……撇开这些不谈,若是没有记错的话,前年底砚青接手生意之时,家中已然被吃成个空壳。若然不是这二年的辛苦经营,恐怕此刻连一成也分不到你头上。掌柜们在沈家做了几十年,公道是非,不劳我亲自分辨。”

寸步不让。

“是是是……亏得二爷及时接管,不然公中账目早就被祈表少爷挪干净喽!”一众掌柜纷纷点头。

魏五早就看不下去了,粗着嗓子放话道:“这药铺就必须是二爷该得的!前年底三爷惹了宫中太监,沈家不知陪进去多少银子,二爷还为此坐了牢。若不是二爷二奶奶齐心协力,说句不好听的,只怕沈家当年早就被抄了家……便是大夫人此刻分得的布庄,也全拜二爷这两年的苦心经营。真要算起来,二爷倒是分得少了,这吃力不讨好的活计!”

二少爷当年瘫得蹊跷,此刻把来龙去脉听完,门外众人顿时轰然一片。姜姨娘扭着屁股看好戏:“吓,还真有这事儿……我说当年怎么好好就掉湖里去了!”

旁的姨娘赶紧拧了她一把:“快闭嘴。都分完了还没提咱们一句,就等死吧。”

“母亲快别丢人现眼了,原是我老三自个欠的债多,不劳而获,活该分得少!”哪里想到惯常慈爱的母亲暗地里却是个侩子手,竟然害的还是自己最为敬重的二哥,老三只觉得没脸再呆下去,连忙上前去扯李氏。扯不动,又把扇子在胳肢窝里一夹,架着李氏的胳膊想要扛她起来。

不见这败家子倒好,一见李氏顿时气不打一处来。一辈子端庄矜贵,几时当众出过这样的丑?还不全都是为了他。

李氏心血滚滚,狠狠啐了老三一口:“孽畜,让你去败!老婆败没了,孩子败没了,财产也败光了……我、我也不操这个心了,让我也随了老爷下去吧!”

咚——

她想冲柱子上撞死,只话音未落,整个儿却直挺挺地晕厥了过去。

晕了倒好,这不孝的妇人。老族长却没有耐心了,问旁的几位长老可还有甚么问题。

都回答没有。

众长老便起身告辞:“那么今日就到此为止吧。家虽分了,血脉却是断不了的,以后还须得和睦相处,一心帮扶!”

拄着拐杖出门。

只才走到门边,门槛外却忽然齐刷刷跪下来一大片——

“二爷二奶奶发发善心,切莫赶妾身出门则个——”

“二奶奶您贵人不计前嫌,就当奴家先前那些碎嘴是放屁吧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一片哭声哀悼,素缟裹着发颤的身子,把脸面伏于砖石,长跪不起。

这却是内宅的事儿了。鸾枝咬着下唇道:“不是不留,宅子都分作四份了,哪里还有空余的地儿匀出来?老太爷一辈的姨娘理应由我们晚辈共同承担,然而老爷一辈的,如今大夫人还在,便不是我能做主的……等大夫人醒来,让她安排你们各自的去路吧。”

不愿再多添累赘。

姨娘们却不肯起。那人群中爬出来一个四十多岁的,拽着鸾枝的裙摆哭求道:“这些年困在宅子里不见天日,早已把那外头的风土忘得一干二净,若是这样赶出去,当真就没有甚么活路了……老太太既是把掌家的钥匙都给了二奶奶,二奶奶从此便是这个内宅的当家主母,没得再让我们去听大夫人的……求二奶奶大慈大悲,留老姐妹们一条活路则个!”

潸然泪下,孜孜不倦。

林嬷嬷也刷地跪上前来:“二奶奶恕罪!老奴、老奴也不想走……十四岁上随老太太进了这座宅子,眼看四十多年过去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但求一口残羹养老,不会再给二奶奶增添任何麻烦。”

“二奶奶开开恩吧,就当给世子千金积福了——”

一众老的少的女人纷纷磕头,把门前堵得水泄不通。

三老爷沈明达吃斋,最是心软,念了声阿弥陀佛,最后道:“不如就留下来吧……家和万事兴,老太爷留下的祖业不能动,这座宅子不能拆。我与二哥惭愧,没能为沈家传承香火,待百年之后,宅子就落在砚青名下吧,算是给姨娘们养老的补给了。”

……

一个家便这样分完。

李氏终究理亏,没有脸再继续胡闹。却也冷了心,把福穗院单独隔开,另僻出一道门,带着老三和秀芸独门独户的过了起来。

沈明达夫妻俩年初才嫁了闺女,没有什么牵挂,便依旧留在宅子里吃斋念佛。

姨娘们去留自便。基本上都还留着,姜姨娘倒是第二天一早就收拾东西走了,还年轻,听说在外头藏着个唱花旦的相好,俩人早就暗通沟渠。也是命好,没有在老太太活着的时候被发现,如今正好搭成一双。

鸾枝叫人把北院上房的屋子腾出来,重新翻修了一遍;又把那望风楼下的死人窑子拆除,填了土种了绿植,开辟成一个小园子。那树荫逐渐茂密,后来也时常带孩子回来度个短假。整座老宅子焕然一新,没有了老太太青烟袅袅的熏陶,渐渐的那阴霾死气便也淡化开去。

顺遂的日子总是叫人把时间忘却,忽而元宝如意就能用手撑着站起来了,站着站着便自己学会了走路。能够开口叫爹和娘了,不好好走路,惯爱跑。第一年的时候院子里的水缸有他两倍高,最近一次再量一量,竟然就只差了一个头。

“咕咚——”

如意搬来小矮凳,垫着脚尖把一枚石子投进水缸:“娘,你看水在跳舞!”

那平静水面上晕开一波潋滟,印出女童清澈的笑颜,鸾枝猛然恍惚过来——哦,一晃就是三年。二十了,已经是四岁孩子的娘。

“…入则孝,出则悌,谨而信……谨而信…”傍晚光阴静谧,落日余晖把小院打照得一片金黄,有稚嫩的朗诵声在磕磕绊绊,背一句,忘却下一句。

鸾枝说:“再想想,不然爹爹回来考问,你又不会。”

“出则悌,谨而信……”元宝挠着光光的小脑袋,想啊想,还是想不起来。甚苦恼,忙颠颠地栽进鸾枝怀里:“娘,爹爹坏,老‘疼’你,我们不要他回来好不好?”

稚嫩的嗓音,一边说一边眯着好看的凤眸,信誓旦旦。

“呵,臭小子,是谁前儿个还叫我驼他一辈子的?”话音未落,身后却传来一声磁哑带笑的调侃。回头看去,只见一袭墨色长裳在风中轻扬,高大而清伟,风尘仆仆。

“爹!”如意连忙从小矮凳上蹦下,呼啦啦冲到沈砚青跟前,抱住他衣摆不肯松手。

扎着两撮小小的辫子,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弯的,和她的娘一模一样。沈砚青把如意抱起来亲了亲:“乖女儿,可有和弟弟一样不想爹爹?”

“哪里有不想了,我还等你给我抓蛐蛐呢……”元宝嘟囔着小嘴儿,声音小到只有自个才能听见。他淘气,平日里是最惧爹爹的,怕被考问背诵,连忙假装瞌睡倚在鸾枝怀里不动。

“爷,放哪里?”程翊提了只笼子走进来,已经十七岁了,变做个清秀少年。

沈砚青叫他放在葡萄架下的石坛边。

木门儿一开锁,顷刻窜出来一黑一白两只小狗儿:“汪,呜汪——”

脆生生,巴掌大。

“哇——!软绵绵~~”元宝如意连忙围过去蹲下-身子,小屁股翘得高高的,抹狗狗们毛绒绒的脑袋。

鸾枝站起来,走到沈砚青身边,替他拍身上的尘土:“哪里弄来的两只小狗儿,看起来好生面熟。”

“旺财的,一放它回去就四处勾搭,又生了。”女人的个子娇小,这样近距离贴着,风一吹,她发上的味道便沁入他鼻翼。沈砚青把鸾枝小手一握,够到唇边:“何物这么香?”

鸾枝不承认,撅着嘴儿:“哪来的香气?是你身上的酒气。不是说回老宅子吗,又去哪儿逍遥了?”

沈砚青戏谑地勾起唇角,贴着鸾枝耳际吹气:“去翠香楼里喝酒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鸾枝气得要打。

沈砚青连忙将她盈盈腰肢儿一揽:“小醋缸子,是魏五闺女满月,多喝了几杯……连你都爱不够,我哪里舍得去找别人?”一边说,一边用指尖勾勒她胸前的盘扣。那凤眸潋滟,几许浓情不遮不掩,嗓音忽然低下来:“你还没回答我,哪儿来的这样香味?”

一分开两日他就想要。鸾枝脸儿泛红,看一看身后,姐弟两个已经追着小狗玩耍去了,程翊也早早识相地走开……二爷和二奶奶那点事儿整个宅子里谁人不知?

鸾枝便由着沈砚青划弄,垫着脚尖湿湿地吻了他一下:“才洗的澡……用的是你上回送我的莲花露……唔!”

“小妖精,你可是知道爷今日要回来,专程等着我?”沈砚青只觉得那里一瞬间绷紧,忽然倾下胸膛,把鸾枝的红唇-含-咬。他薄唇湿而凉薄,她的是柔软,这样深深-浅浅地缱绻了几个回合,忽然身体便热了起来。只吻她哪里够?孔武双臂将她腰肢儿一托,大步缱风地走去了卧房。

四月的节气,那厢房内的空气本就些许躁闷,才沐浴过的花香混合着浓醇酒味,只勾得人意乱情迷。双手在对方身体上互相攀缠,扣紧,亲着亲着,怎生得就把她逼到了床帐跟前?退无可退,那里被他顶到张痛,才不过分开两天就这样刚勇了……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去掉外裳,只剩下白色的亵裤,那中间邪魅地鼓出来好一大块,看得人骨头儿发软。

鸾枝的呼吸便有些紧,柔白的手儿从沈砚青腰腹探了进去。他的身形比从前愈加魁梧,腰腹的肌肉结实窄紧,一路下去都是浓黑的森林,把人扎得又痒又热。才刚刚把他握住,他顷刻就长大了数分……一只手都吃力。

“唔……这样着急?你可是已经想我想得不行了!”沈砚青顿然撕开鸾枝胸前的遮挡,倾身将她抵去了床上。

未容得她反应过来,他竟已然褪下她的裙儿,吻去了她的花丛……他总是喜欢弄她的那里……而她,也喜欢被他痴痴缠弄。

鸾枝蠕动着腰肢儿:“嗯……门未上锁,小心被孩子们看见。”

“撕拉——”

“都已用狗儿讨好,哪里舍得再来搅扰?”沈砚青嗓音好似着了火,匀开一手把床帐扯下来,不容许自己的女人分心。

却扯得太用力,那蚕丝床帐挣开铜扣滑落,顷刻把二人的身体覆盖。红丝帷帐下只见两具年轻的身体好似蛇儿暗涌,那氤氲缠绵间,渐渐便把情-爱抵到了最深处,菁华将深宫盈满。

“啊……砚青、砚青……”鸾枝忽然整个儿紧缩起来,那极乐来得突然,就像快要死去。他却久久的不肯体恤她,健硕的肌腱依旧在她身体里勇往直前。痛并快乐,欺得她的眼泪都淌了下来,咬着他的肩膀嘤嘤求饶。

……

“刚才那样,好不好……?”沈砚青搂着鸾枝光滑的肩膀,亲昵地吻她嫣粉双颊。

鸾枝哪里还有力气说话,咬着唇儿装糊涂:“什么好不好?坏透了,讨厌你。”

“讨厌么?我不信……那再来一回。”沈砚青促狭勾唇,又要倾身轧下。

怕他又要罚她,鸾枝只好承认:“旁人都说一对夫妻顶多三四年就腻了,你却总也做不完……看把人弄得。”

“那是因着对你。这世间女子,我独独只想把你疼宠。”沈砚青便得意,他的五官清隽英挺,一得意,凤眸间便灼灼生辉。

鸾枝蹙着眉头:“也不知道是不是又有了,这个月拖了好几天不来……叫你弄在外头,你非要次次舍在最里面。这一回不管是男是女,生完我可真就再也不生了。”

“傻瓜,那菁华最是滋养妇人,舍在外头如何让你更美?”沈砚青眉宇间顿然浮出欢喜,连忙把身子埋入被褥,想要听鸾枝的肚子:“当真又有了嚒,我看看。”

那骨节分明的大手在少腹上摩挲,有柔软-薄唇-轻吻……他又不肯老实。

鸾枝又羞又恼,蜷起拳儿垂他:“瞧你,才拖了几天呐,兴许还不是。对了,昨儿阿娘来信,说上个月我爹病了,来不了京城。信上还说醉春楼新开张了,花姑的侄女把生意接手,那尘封的红门一开,枯萎了几年的樱花树竟然又活了过来,开得花枝乱颤,倒也是让人称奇。”

她的眼神微有恍惚,好似又飘去了旧日回忆。沈砚青看着,不由温柔相问:“哦?那个地方这样美嚒?”

“自然是很美的。四月花开,沿着沉香街一路去到楼前,满街红粉飘香,缤纷花落,煞是好看。”……倘若是恰逢他空闲,推开水房的窗台,还能看到那空瓶里竖着一束鲜艳花枝……他给她采的。

鸾枝忽然默了下来……太久没有想起过那个人,都快要把他从生命里忘记。

沈砚青自然将女人的神情捕捉,那凤眸间光影一黯,长臂将鸾枝的娇-躯裹进怀中:“不如我带你回去一趟?…我也想看看你长大的那个地方。”

他的薄唇又熨帖上来,不愿容她的心思装载那旧人身影。修长手指滑过她曲婉的腰际,又开始贪恋她的身体。

“嗯……”鸾枝忍不住娇-吟,把双-腿-缠上沈砚青的腰腹。习惯了每日恩爱,才分开两天便想他不行。

“嘿咿~”那起-伏的帷帐下却忽然传来小儿稚嫩的嘁嘁窃笑。

沈砚青才吃着鸾枝的娇果儿,动作微一愣怔,下一秒便看到一对淘气包从身后钻了出来。赤条条的,姐弟俩个只穿着一抹小肚兜。

鸾枝头便有些大,问是什么时候进来的,衣服呢?

如意嘟着小嘴,声音清脆好听:“刚才爹爹和娘亲嗯嗯的时候进来的……弟弟把小狗狗追进水沟里去了,他自己也掉下去,我去拉他,衣服也湿了。”

鸾枝蹙起眉头去看元宝。

元宝这一会又觉得娘亲更可怕,连忙藏去沈砚青身后:“爹爹还说以后都不让娘亲再‘疼’,又骗人,我今夜要睡在这里看着你。”

其实还是贪恋父爱,出了趟短差,便缠着父亲不肯离开。

鸾枝爱宠而无奈地看着沈砚青。

“罢,今夜便容你们借宿一晚。”沈砚青只得披衣而起,叫丫鬟抬来热水给孩子们洗浴。姐弟两个开心得挂在他清宽的肩背上,再不肯下来。

那背影温暖热闹,鸾枝看着看着,心中便生出满足。因被弄得浑身酸软,只得由着他父子三人嬉闹,自己裹着被褥先自睡着。

……

南边的四月天俨然更加明艳,扶柳镇上一条沉香街由南贯北,当真是落英缤纷,花香弥漫。

青石街道两旁二层三层的楼宇林立,过客来往匆匆。酒肆外小二搭着纯白的汗巾正在招揽生意,见夫妻二人牵一对玉人儿从店门前走过,连忙谄着笑脸迎上前来:“客官您是外乡人吧?啧,那您可千万别错过咱家小店。昨夜新杀了一匹白马,那马肉鲜-嫩-爽口,四月天吃最是清补开阳,镇上独此一家!”

冬天一个说辞,春天又是一个说辞。

鸾枝不由好笑,想起二年前那次红台意外。

抬起眼帘,醉春楼赫然就在对面,依旧是红楼红瓦,窗口廊前一排儿莺莺燕燕姹紫嫣红。见沈砚青玉面华冠,着一袭墨色鎏云绸裳修伟清逸,竟也无视他身旁娇妻美丽,纷纷扬着帕子对他媚眼嬉笑。

这场面一如从前,光阴就好像并未游走,你把头一低,盆儿一揽,走几步路又变回到昔日十五模样。

鸾枝便驻了足。

小二巴巴的还要继续讲,沈砚青淡笑着扫他一眼:“好了,回头再来。”那英气迫人,吓得小二一腔说辞再念不出来,连忙搭着棉巾另寻他客。

“客官好面生呐~,快站过来让奴家看个仔细,嗤嗤~”

“不要脸,你先回去添一层胭脂,把他旁边的小夫人比过再来。”楼上姐儿们还在嬉闹,重换过一批的新人,没有一个再识得鸾枝。

沈砚青只作未闻,宠溺把鸾枝削肩一揽:“你从前住的是哪间房?”

鸾枝抿嘴嗔笑:“后院柴房。”

沈砚青默。

鸾枝又补一句:“洗衣服的,还能住哪里?……不然哪里来的身子留给你。”

沈砚青却怜她年少辛苦,把鸾枝手心攥紧:“我只恨没有早一些年遇见你。”

遇见了也没用,那时候他瘫,那时候她心不在他身上。鸾枝淡笑不语。

元宝仰起小脑袋,指着楼上一群女妖精:“娘,上面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姐姐?”

鸾枝连忙拍下他的小指头:“小傻瓜,这里头可不是好地方,你三叔就是在里头学坏的。”

如意皱着小眉头:“那娘亲为何自己还在里头洗衣服?”

一对儿古灵精怪,正到了那开智时候,一不小心便要被问住。

鸾枝想了想,蹲下-身来抱起如意:“傻丫头,不洗衣服哪里来的钱吃饭。好吃懒做可不是好习惯。”

“糖葫芦喂~~新鲜的糖葫芦串串~~”老汉把一树红艳在路边一放,扬长嗓门吆喝。

“娘,姐姐要吃糖葫芦。”元宝口水滴下来,拧着小手儿巴巴看。

鸾枝牵着姐弟两个过去买,先摘一串给如意。

“谢谢娘。”如意笑眯眯冲元宝做鬼脸。

鸾枝又摘一串给元宝,元宝才要伸手接,一双绣着小老虎的鞋子走过来:“阿姨,我也想要~”

稚嫩的嗓音,小手儿伸得高高。莫名喜欢这个红衣服的阿姨。

鸾枝低下头来看,却是个三岁不到的小男孩,穿一身贵气小裳,生就一双狐狸眸子,俊俏极了。

道不出几分熟悉。

鸾枝问他:“你叫什么名字呀?”

“我叫英辕。”小男孩眼睛不离糖葫芦串串。娘亲说吃糖对牙齿不好,不允他多吃,羡慕身旁这个漂亮的小哥哥。

“姻缘……这名字倒是好生有趣。呐,给你吧。”鸾枝把糖葫芦串串递给他。

看着小男孩把糖纸儿舔进嘴里,元宝急得眼眶都湿了:“呜~~又被抢走了。”

一个紫衣女人摆着胯儿走过来,三十上下的年纪,身段丰腴有致,见状连忙上前致歉:“哎唷我的宝贝儿,怎么能叫陌生人给你买吃的?下回可不敢。”

把英辕牵在手中,掏出荷包要给鸾枝银子。一抬头,却双双愣住。

三年多不见了,彼此都还是旧日模样,味道却与从前不同。一个俨然褪尽青涩,少妇光彩明媚照人;一个丝毫不见风尘妖娆,衣裙保守,化作个端庄娴良。

英姐抿着嘴角,笑道:“是你啊……我还说这孩子怎么忽然肯与生人搭话,却原来是旧相识。”

鸾枝抚了抚英辕粉嫩的小脸蛋:“真是巧了,难怪刚才看着孩子眼熟,竟想不起来是你。”

两个人同时笑,那眉眼之间暗自将对方打量,见气色都好,便晓得后来过得都不错。

各自欣慰。

“做什么在此呆站着?我娘还在前头等你。”两步外忽然传来低沉嗓音,一道魁梧黑影大步走到跟前。

凛冽的味道,太熟悉。鸾枝蓦地一愣,竟看到凤萧对面而来。他依旧是麦色的肌肤,五官冷而英俊,看起来比从前又魁梧了不少,一走近便罩下来一道阴影。是了,二十四岁,都已经不再是少年,身形又岂能不变化?

“凤萧。”鸾枝冲凤萧笑了笑。

那明眸皓齿肤白唇红,剪着齐眉的留海,流云小髻上轻插珠鬟,一抹牡丹红裳依如春花娇俏,凤萧一瞬愣怔……小桃红?

三年了,总是刻意不去想她,每每那影子浮现,便狠心迫自己将心思压下。还以为今生不见,怎生得又见?

“恩。几时回来的?”凤萧应道。一双深邃长眸凝着鸾枝,脑袋却空白,看得太专注。

英姐不自然起来,退开二步:“呀,瞧你这土匪样,这样凶也不怕吓着人家?”嘴上戏言,眼睛却停在凤萧眉宇间舍不得移开,其实怕他多看。

元宝瘪着小嘴儿,轻轻扯鸾枝裙摆:“娘~~姐姐和弟弟都有糖葫芦,元宝也要~”

哑哑的嗓音,委屈极了,娘独独把自己给忘记。

鸾枝忙又摘下一串递至元宝手中,抚着元宝小脑袋笑:“阿爹病了……听说醉春楼前的樱花又开,便带孩子们回来看看。你呢,怎么也回来?”

“哦,也是听说新开张了,我娘念念不忘,便带她回来一趟。”凤萧一错不错地看着鸾枝:“一别三年,……你还好吗?”

“这些年,你们过得可好?”

竟是同时问出口来。二人将将对视一眼,又迅速移开眼神。

鸾枝默了一默:“嗯。你们呢?”

你们?凤萧眉宇微微一蹙,有些不悦地凝了英姐一眼。

英姐连忙揩着帕子,弯眉笑道:“好着呢,后来开了家铺子在江……”

“这里没有人问你话。”凤萧冷冷地打断话头。

低头看了小元宝一眼,伸手捏捏他的小脸蛋。这样大了,那凤眸薄唇,清俊非常,简直与他的父亲一个模样。

元宝却早已不记得他,见沈砚青提着几个食盒子走过来,连忙舔着糖葫芦儿往他身后藏。

“我爹爹可厉害了,你不许抢走我的糖葫芦。”元宝虎着脸向凤萧示威,一不小心自己却滑了颗糖葫芦。

傻小子,天生和自己是冤家。凤萧指尖一空,不免觉得可爱又好笑。对沈砚青漠然抱了一拳:“沈老板别来无恙。”

“难得一遇,倒是缘分。”沈砚青亦凤眸含笑地回之以礼。

二人对视一眼,那街心有微风缱绻花香拂过脸庞,往日的恩怨便也随着清风飘散。

沈砚青把鸾枝揽入怀中:“昨日听见你说想吃酸,恰遇见卖芙蓉李的小铺子,正好给你买了几盒。听说是你这儿的特产。”

他的指尖抚在鸾枝柔软腰肢上,恩爱不遮不掩。凤萧便看到鸾枝略微丰盈的身段……兴许是又有了。

“走吧。”凤萧把小英辕扛上肩头,英姐连忙几步跟上前去。

不远处的断桥边,俏金花正抱着个小儿在等待,一岁多的年纪,和凤萧几乎生得一模一样。

见凤萧来,连忙揩着帕子摇摇曳曳地迎上前:“还看?别看了。天煞的冤家,差点儿都为她送了两次命,还不死心?”

凤萧漠然不应。

俏金花喋喋不休:“你还别就不信,我从前找人算过,那小妖精她八字与你相克,有她就没你,你俩在一起非要弄个两败俱伤……就死了心吧。人心也不在你身上。有空不如花点心思,给你弟弟好好起个名字。那算命的叫他凤竹,‘疯猪’个头,他爹就是杀猪的,将来可不能再杀猪!”

“咯咯咯~小猪叔叔~~”英辕在凤萧肩头笑得花枝乱颤。

那一岁小儿听不懂,还以为是甚么好玩的事,也咧着小嘴儿跟着撒欢。

凤萧冷峻的眉峰不由舒展,把乱动的英辕放下肩头:“我倒觉得这凤竹不错。”

“你!……个挨千刀的小土匪,敢情你不叫‘疯牛’。”呛得俏金花一口气顿时上不来。

“花姨若是不喜欢这名字,回头叫我爹爹帮弟弟另起一个可好?”对面铺子门前传来银铃般的笑声。

二人抬头看去,只见一个十六七岁少女着紫衫罗裙俏盈盈而立,手上挎着个竹篮,双颊被晒得微红,显见得在门前等了不少时间。

是武馆掌柜的独生女儿,家世清白,教养又好,人也漂亮,喜欢凤萧小半年了。

俏金花才要继续骂,那狠话便一咕噜全咽进了喉咙里,笑得可慈祥:“哟,是小荷呀?我说怎么一早就听见枝头喜鹊叫。来来,凤萧这会儿正得空呢,你俩个说话。”

把凤萧往小荷跟前使劲推。

凤萧却不理,俊脸上容色冷冰冰的。

那身形魁梧,俏金花百推不动,恨铁不成钢,又气又无奈。眯着眼睛频频对小荷笑:“瞧瞧~~这小子!你别看他人高马大,打小就没和女孩子有甚么交际,太冷,你别与他计较。”

“哪里会,萧大哥常搬我爹忙呐,都还没谢他。”小荷早就习惯凤萧的冷漠了,把篮子塞到凤萧怀里:“给你的……新纳的鞋子,也不知道好穿不好穿。”

“谢了,我前日正好买了新的,用不着。”凤萧推回去,冷冷地凝了小荷一眼,擦肩而过。

小荷双颊顿然羞红,爹爹要给她说亲,她却在等凤萧一句话……可他却这样态度。不免委屈地置气道:“熬了四个晚上才做出来的,四层的底子,走镖也不怕磨破。你不要,那就扔了吧。”

这口气竟莫名几分熟悉,凤萧步子微微一顿,顷刻又迈开大步。

俏金花看出来了,连忙主动接过小荷的篮子追上前去:“接了又怎么了?人家姑娘好心给你做鞋,你倒装起大爷了。你倒是守一辈子光棍叫老娘看看?守一辈子光棍她小桃红也不会回心转意。那命中注定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,你又何必自己苦了自己?…我瞅着小荷这姑娘就是好,人勤快,身世也清白,赶明儿我找个婆子上门去提提,要是她家里头同意,今岁就给你们办了!阿英,你说是与不是?”

一边说,一边意味深长地扫了英姐一眼。

“是啊,花姨说得很是在理呢。”英姐只是笑盈盈听着,步子却慢了下来。

英辕听不懂,仰着小脑袋问:“娘~,是不是小荷姐姐漂亮,凤叔叔就不要娘亲了?……凤叔叔做不成阿辕的爹爹了…”

小小的人儿,生下来便没有父亲,凤萧一直在身旁看护他长大,他便将他默认成了自己的保护神。

瞅着儿子眼中的沮丧,英姐心里头便痛,默了默,爱怜地亲上英辕的小脸蛋:“胡说什么,你花婆婆她看不上我,他也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我……你娘没那个好命。”

明明想笑,如何却笑得那般酸涩苍凉。朝夕相处等了他三年都等不到,命中注定不是自己的,又能够奈他何?

母子两个迈进门槛。江边的一间小铺,半年前回到扶柳镇盘下的,生意还不错。

鸾枝和沈砚青搭着马车路过,便正好看到凤萧把一个一岁小儿放入英姐怀抱。她便以为那孩子是凤萧与英姐所生。

……原来他早已经回到扶柳镇,然而他不想让她知道,她便装作一直不知道。

这一遇一别,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。

(剧终)

作者有话要说:

【感谢所有亲们对《小桃红》的支持,后期因为身体跟不上,所以更新很慢,亲们不离不弃到现在,葫芦内心委实感动,先三鞠躬表示真诚的谢意!!谢谢每一位亲们的正版订阅以及每一颗霸王票支持,葫芦爱大家o(≧v≦)o!!!!】

于是发红包的时间到了,数目虽然不大,但内心却是红果果的爱^^,前五十名2分留言的亲都有哦(留言内容随意,但不要写‘送红包’之类的哈^^,群抱么么哒=v=!!)

专栏求收养~zZ~

网页版点击:

手机版点击:

——*————*——


喜欢的书放入书架,方便阅读!
注册 | 登录

上一章 了黄泉 主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