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ref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军区大院
上一章 93 章 主目录

第 94 章

作者:泡泡雪儿 更新时间:2017-05-01 01:55:45

那个烈阳伴随着知了声的炽热的夏天,成了单军生命里最难忘的时光。

这个军区大院,单军从小生长,每个角落都熟悉透了的地方,现在却遍布着秘密。他和周海锋之间的秘密。这秘密留在了很多角落,在那个夏天,那个在空气里飘散着青春年少和ji情躁动的热烈的夏天,留在了这个庄严、美丽、神秘的部队大院。

所有能见面的时间,单军带着周海锋,走遍了这个他从小生长的地方,告诉他这儿发生过的那些有趣的回忆,似乎每个地方,都想和周海锋分享。

他们也不再避着人,他们俩铁,已经不是秘密,大院里没有不知道的,单军也想明白了,与其躲躲藏藏遮遮掩掩,不如大大方方,摆在明面儿上,他不想也受不了每天跟做贼似的,还要忍受见不了面的抓心挠肝,他就让所有人都看着,他们就是关系好,怎么了?就是走得近怎么了?光明正大,反而没人往歪处想。何况,在那个时候,大多数的人根本就没有这个概念。

所以,他们多出了更多自由的时光。

大院儿里有干部搬家,叫上警卫连的兵帮忙,这是出公差,每个机关兵都会碰上这样的公差。搬家那天,单军也去了,等那干部忙乱中发现单军时,该搬的都已经搬上车了,那干部吓了一大跳,他不知道叫来一帮小兵干私活怎么还劳动上了单军,没等他去喊住单军,人已经走了。

在大院儿的马路上,周海锋踩着一辆空三轮车,这种三轮板车是院里拖东西专用的工具,单军坐在那车边沿上,挂坐在扶栏儿,周海锋踩着轮,笑着回头看看单军,“这专车怎么样?比北京吉普强吧?”

“才北京吉普,怎么也得是个红旗吧!”

“哎我说红旗,有天窗吗?”单军拍了拍三轮车面儿。

周海锋笑着,喊:“有!”

他用力蹬了几脚车,单军踏上去踩上了后架,前头就是一个下坡,三轮板车向下冲去,周海锋撒开了腿,单军按着他的肩膀,在他背后迎着风呼哨,他们的背心都浸透了汗,古铜色的皮肤和亮汪汪的汗水,被迎面的风吹着,两张年少飞扬的面孔,在风里留下一路大笑……

在这个城市的部队营区,种的最多的树是水杉。这种高大笔直的树木,就像北方军营里的白杨,挺拔,秀美,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在这个城市的部队大院里,四处都是水杉,如果看不到这种树,那简直就不是军营。它们就像军人一样,腰板特别直,特别硬。

这个军区大院也不例外,在横平竖直的马路边,大楼旁,一排又一排的水杉树,夹杂着梧桐树,在夏天的烈日下,将整个大院笼进一片清凉。

那天,单军就是这样靠在一棵水杉树上,等着周海锋。

那是大院里一条幽静的道路,两边夹杂着水杉和梧桐树,层层叠叠的枝叶合蔓过来,形成了一条长长的树廊,烈日的阳光透过枝蔓,星星点点地洒在地上,整条马路像遍布着闪烁的金子,发着耀眼的光亮,那些影子不断摇动,在沙沙的树叶声中,变换着形状。

单军在路的这一头等着,直到周海锋从路的那一边走过来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单军在很多年之后,想起这个夏天,总是想起这个场景。

这个烈日下的这条林荫路,和从路那一端走来的周海锋。

他穿着英挺的军装,走在梧桐树影下,阳光的斑点落在他的肩膀,在他的脸上摇晃着闪亮的光点,他就那样走向单军,穿过这条布满星光的道路,白色的武装绶带穿过他的肩膀,环系在他的腰间,周海锋远远地向靠在树上等他的单军笑了,他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向他,单军看着他渐渐走向自己,这一幕,深深地印在了单军的脑海。

在今后的多少年里,他始终没有忘记这样的周海锋。他每次想起他,他都是这个样子,披着碎金般的阳光,在一个夏日林荫下的光影之中,向他走来。

“看什么呢?”周海锋走到近前,在他脑袋上轻拍了下,低笑问。

“看你啊。”单军拖着语尾,扫视着周海锋的脸。

“看我干吗?”

“你好看呗。”单军一副流氓样。

“再看我收门票了。”周海锋军帽下的笑意,带着暑日的温度。

“你什么价?我听听。”单军顺着他贫。

“那得看你想看什么了。”周海锋笑,那微翘而有棱角的双唇,看得单军心猿意马,差点就把持不住。

“你就勾我吧……”单军声音低下去,“我就看最贵的……!”

他伸手就往周海锋的胯间摸去,周海锋敏捷地跳开,在这个偏僻的没人的道路上,他们避着巡逻兵,笑着追闹成一团……

单军后来问周海锋,你知道你刚才过来的那条路,叫什么名儿吗?

周海锋说,这路还有路名?

这条路的名字,有年头了,当初也不知道是谁取的,在单军他们小的时候,就有了这名。不知是谁发现了这条道路特别美,到了夏天,阴凉里夹着遍地细碎的阳光,像洒满了星星,于是有大院儿里过去的那些孩子,管它叫星光路。时间久了,这名字这么传了下来,虽然没有路牌,但大院儿里的人都这么叫它。它也成了这个军区大院内唯一一条有名字的道路。

单军说,这院儿里但凡看上谁,不用张嘴,把人带到这条道上,那意思就是想跟人处对象了。

“那你带来过不少个了吧?”周海锋戏谑。

“不多,没一个连,也有一个排吧。”单军眯着眼睛。

“行啊,够厉害的。”

“小意思。”

周海锋没再说什么,单军看看他:“吓着了?”

“吓死了。”周海锋好笑,看了看表,起了身。

“你干吗去?”单军在他背后问。

“得走了,偷着跑出来的。”

周海锋是瞒着连里在午休偷溜出来的,为了跟单军见面的这短短几分钟。

他就这样走远,单军看着他越走越远,有些焦躁,

单军站了起来,在背后:“没别人!”

周海锋站住了,回头,单军站在那儿看着他:“就你一个。”

他们目光相接,单军见周海锋回过头来,并不说话,单军:“真的!”

周海锋那么看着他,突然笑了。

那个笑容,点亮了他的整个面孔,点亮了那个夏日的午后,在周海锋的唇角,像绽放在钢枪上的日照。

周海锋笑着转回头去,单军看不到他的脸孔,他在树影下摇摇头,轻笑着大步而去。单军傻站在原地,看着他走到光晕的中央,周海锋忽然转过了身来,边倒退着,边扬起喉咙大声喊了一句话,单军听清楚了,他喊的是:“傻小子哎!”

没等单军去追,周海锋就笑着转身跑了,一拐弯就消失在路的那端,单军停在了星光的树下,怅然若失,空气里似乎还能嗅到周海锋的气味,淡淡的咸味和烈日的味道……

明年考学的名额下来了,周海锋拿到了名额。接下来的时间,他都忙于复习。

在那时的部队,考军校的名额就等于直接拿到了提干的通行证,是送钱,送礼,打破头也抢不来的。这不仅是老政委兑现的承诺,周海锋在营区组织的文化考试和军事考核中都没话说,堵住了很多人的嘴,别人背地里再不满,也没什么话可说。

那阵子,单军要见周海锋,都在资料馆。周海锋训练以外的时间都用来了复习,单军看周海锋复习得那么用功,说你这么认真干什么,军校的文化考试都特简单,你这样的,随便看看就能过。

单军说的是实话,那时候普通士兵在部队提干,机会越来越少,要提干都是通过考军校,对士兵的考核文化线都很低,更注重军事素质,像周海锋这样的高中学历,基本是没问题的。其实在机关拿到考学名额的,基本上也就等于是内定了,考试也就是走个过场。

但周海锋仍然专心看书,不理会他的骚扰,单军凑过去低声说,我那军校就那么好,要你复习这么拼命?

“你说呢。”周海锋头都不抬。

单军说,知道,你是为了咱叔。就没为点儿别的了?

周海锋不做声,单军冲着他,却慢慢儿地笑了,笑得得意,自在,开心……

周海锋抬头看到他那张脸的表情,随手抓起一个橡皮就丢了过去,单军一偏头躲开,嘿嘿地乐,资料室里的别人都不明所以地回头看看他俩……

自从单军开始大大方方地去找周海锋,也不避讳了,直接出入周海锋的宿舍。单军一开始去警卫连宿舍,周海锋那左右几个宿舍的兵还都顾忌着他是司令的儿子,尤其是那些排长班长,这些班排长就住在隔壁,单军每次去,带点儿吃的,喝的,抽的,这些小班长小排长受宠若惊,搁在以往,他们哪儿有机会,就警卫营长那样的等级,跟单军套近乎都不一定能套上,别说他们了。可现在单军经常出入他们宿舍,散散烟,跟他们唠唠嗑,次数多了,这些班排长倒是真对单军好上了。有时候周海锋不在,单军在宿舍等他,就跟他们闲聊,天南地北,把一屋子人都说得高兴。单军这种性格,他要想跟什么人混熟,就能熟,时间长了,有个排长就大着胆子说,军军,说句实话你别不爱听啊,以前是真觉得咱这院儿里,除了司令,就你最大,咱们哪够得上啊,现在真接触了,你这人,真没什么架子,看得起我们,够意思。

单军对他们说,那哥几个,也请你们帮我一个忙。你们也知道,周海锋现在是我哥们儿,最铁的。他这人直,干什么都硬碰硬,不会拐弯,难免得罪人。你们平时多照应,有事儿帮他兜着点儿,这人情,我记着,忘不了。

几个班排长都点头:“有数,有数。”

休息天的中午,有兵嬉闹着从外面回宿舍来,进了门,噤了声。

周海锋冲他们摆摆手。单军靠在他的肩上,睡沉了。

单军到周海锋宿舍来陪他看书。他哪儿是真来看书的,坐了一会儿,手就跟着不老实,顺着周海锋的背后的衣服钻进去,一寸寸地从他的脊背摸上去,周海锋一把攥住了他的手,拉出来,牢牢地攥在腿上,单军要动,周海锋不让他动,就这么把单军的手合进掌心,拉过来放在自己腿上,继续看书。

他们头顶的上铺还有人在睡觉,不能过火,单军只得忍着,坐在周海锋旁边,脑袋凑在他肩上看那些枯燥的课本,碰到些军事理论的地方还跟周海锋讨论几句。

周海锋一页页翻过去,看了一会儿,听不见了动静。

他侧过脸,单军歪在他肩膀上,睡着了。

周海锋放下了书,静静地凝视着单军睡沉的脸,许久,轻轻摸过他的脸颊。


喜欢的书放入书架,方便阅读!
注册 | 登录

上一章 93 章 主目录